现在位置: 首页 > 策略 > 正文

德州扑克:芬兰牌手Miikka Anttonen告别扑克圈(上)

作者: 扑克中国 2018 /3/21 3:25

 

德州扑克:芬兰牌手Miikka Anttonen告别扑克圈(上)

在输掉个人这辈子“最疯狂的打赌”之后,芬兰牌手Miikka Anttonen出于为自己考虑决定戒牌。(下面是对他的采访内容)

简单的总结一下你的扑克生涯:在你打牌的10年中,大家都是通过你的博客和书籍知道你的,你非常真实的和大家分享了自己的经历和扑克生活中的起起伏伏。去年10月你给自己来了一次打赌,用你自己的话来说,这是你人生当中最疯狂的一次打赌。你只能通过打线上多桌锦标赛,将500美元的投入变成10000美元,如果做不到,就从此离开牌桌。这项打赌在今年2月结束。你并没有取得如期10000美元的成绩,在当时宣布的时候你表示此次挑战的难度超越了自己的能力范围。

你能和我们讲一下在过去的四个月中你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吗?通过你发布的推特内容,我们似乎能感觉到你真的很心累。

你说的没错,最开始的时候的确有点受这个事情的影响。我已经在尝试将自己的注意力转移牌桌。正如你说的,我打了10年的牌:我在20岁的时候开始打牌。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感觉自己已经打够了。我知道这个圈子当中有很多上了年纪的人还一直以打牌为生,但就个人而言,我并不想我的这辈子只有打牌这件事情可做。也许在接下来的2到3年中,我真的能做到不打牌,但我自己知道彻底的戒掉打牌是不太可能的。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毕竟我真的将打牌当成过自己的事业来发展。在我扑克生涯的前7个年头中,我每天都要求自己在进步。我一直尝试着更高的挑战,这使得我打牌变得有意义。但后来我发现自己根本达不到最高的那个层次,我知道自己没有天赋,没有顶尖牌手的能力,不管我多么努力都超越不了他们。从那刻起我开始对打牌失去了动力,注意力也渐渐的转移到了其他事情上。我开始对很多事情感兴趣,但那个时候打牌仍是我的重心。我没有那个勇气让自己离开牌桌,所以才有了这个想法:为什么不把决定权交给上帝?我知道在这次打赌中我的胜算很小,难度很高但并没有不可能。当时我的想法很简单:如果赢了,我能获得一大笔奖金;如果输了,我就走下牌桌。对于没有勇气但必须做的决定,这是一个非常不错的方法。

这项赌注的要求是我必须在限定的资本额度上赢1000个买入,将500美元变成10000美元。我真的很想展现出自己最好的一面,所以在赌注持续的4个月中我真的非常努力。但最终的结果是7200美元,我失败了。当时虽然感觉有点遗憾,但对于自己的结果我还是很欣慰的。

你目前在做什么?对于未来的计划是什么?通过你的推特内容我们知道有扑克公司向你抛出过橄榄枝,也许你会转入其他领域,但你应该会坚持写作或做电视出品方面的工作。

对于当下我真的还没有做任何决定,但我能感觉到自己戒掉打牌这个决定是正确的。如今的我31岁了,还有很多事情我可以做。我还有尝试和犯错的时间,并且还有重来的机会。如果我在45岁的时候决定戒牌,那个时候的情况可能就有点不一样,我可能不会很确定自己到底要做什么。

但不管怎么说,我应该会继续坚持写作方面的工作。我有一本新书即将出版,一本电视剧剧本已完结。与此同时,我会试着去学一些市场营销方面的技巧。我不知道自己的这个想法是什么时候冒出来的,但我对市场营销方面的东西的确挺感兴趣的。其实,有四家不同的扑克公司联系过我,并希望我能为他们工作。但我没有回复他们其中任何一家,因为从戒牌的那刻起我的初衷就是想离开博彩领域。认真的说,我对这个领域挺愤慨的。摆正我的三观来解释,我爱打牌,喜欢扑克,但从大方面来说我并不想将我的生活建立在博彩领域之上。扑克圈的水很深,有很多外行人不知道的一面,比如赌瘾。我自己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所以我并不鼓励人进入这行。我目前并不知道自己会从事哪个行业,但我不会将就,我会找到自己喜欢的工作。

记得你推特上的一句话非常有意思。“如此历史般的退出模式,赌上你所有身家,然后失败了”。意思似乎是,如果我能做到再也不打牌,虽然堕落但也算有种,值得佩服。可以这么理解吗?

可以,其实从内心深处我知道自己并不想戒牌。我知道这是一项非常巨大的挑战,但此刻我为自己开心。我认为自己干得很漂亮。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