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策略 > 正文

德州扑克之思路

作者: 扑克中国 2018 /3/28 1:47

 

德州扑克之思路

2-5无限桌,前面3个人跟,你在纽扣上有KK,加注到30,只有一个玩家跟注,底池是70,对手面前还有250,你比他多。翻牌是J98两张红桃,对手过牌,你下注60,他反加注全进,你要190才能跟,这时的底池也是190。你对对手有一定的了解,他是有可能拿着QT的坚果牌这样打的,但同时也有可能是同花听牌或者顺子听牌。根据你对他的观察,他在全进前大概停顿了半分钟,你判断他真的有强牌可能性很大,因为如果是拿听牌半诈唬,他可能速度会更快一些。这牌要不要跟呢?第二手牌,还是现场2-5无限桌,你在大官有AA,面前有1500的筹码,包括纽扣在内的2人平跟进入,小盲弃牌,你加注到25,只有纽扣跟,底池55,纽扣的筹码比你还多。翻牌是J98两张红桃,你下注50,纽扣平跟。转牌是个草花2,你下注120,纽扣加注到300。

你对对手有一定的了解,他风格是比较凶的,有一定的诈牌可能性,但同时他也是一个长期赢家,不会轻易的乱来。他加注的时候貌似很镇定,但并没有思考太长的时间,你判断他或许有三分之一的可能性在诈牌或者半诈牌。你是弃牌,平跟,还是加注,甚至全进?

这手牌,要考虑的因素都包含了牌力、筹码深度、位置、对手风格和对手肢体动作(潜在马脚) 等几个方面。到底哪个重要,那个不重要? 从第一手牌来看,从筹码深度看,这牌应该跟,但是对手也给了一些马脚,他可能是强牌,从这个角度看,应该扔牌。

从筹码深度来看,这牌还是扔掉为佳,但对手也有相当的诈牌可能,难道就忍心被他轻易的诈一次?

在牌局中,我们很多情况下都会被这些纷乱的信息所冲击,特别是不同的信息得出的结论相违背时。有时候我们很确定要做一个决定,但是突发情况又改变了我们的看法,或者突然回忆起以前对手的某个举动,我们就举棋不定了。这里笔者推荐一个思路: 使用SPR (Stack to Pot Ratio,堆池比) 奠定打法基础(是否可以打到全进),使用其他一切信息进行微调。具体来说,就是在翻牌之前,根据自己和对手有效筹码深度确定大体的范围,什么牌下来我就可以打到全进,套牢自己或者对手的全部筹码; 而什么牌不可以全进,以保护筹码不被全歼为主。然后利用对手风格、肢体动作等等进行些边缘决定的调整。

回到例子中,第一手牌我们的SPR大概是3.5。面对单个对手,KK对于这样一个低SPR局面,可以制定翻牌不出A即可打到全进的计划。J98的翻牌虽然没有Q72,963那么安全,对手也确实有两对、暗三的可能,并且还给出了一定的马脚,但是这些条件总共加起来仍然不足以动摇我们“不出A即可全进”的整体规划。现在对手主动给了我们不用等转牌即可全进的机会,我们最好倾向于跟他的全进。第二手牌,牌面一样,仍然是单个对手,我们的牌力还好了一点,从KK变成了A,但是关键问题是SPR提高到了27。

对于一般的对手,超对可以套牢筹码的SPR临界值大概是6到8左右,27的SPR绝对是偏高,何沉我们还没有位置,何况对手还是高手。即使我们判断出对手有三分之一的可能在诈牌,这手牌也要倾向于弃牌,这是没有位置且高SPR带来的必然代价。这手牌的套路最好采用下注过牌一下注(翻牌下注,转牌过牌,如果对手也过牌且河牌不出危险牌,下价值注),或者是下注一过牌跟注一过牌跟/弃(翻牌下注,转牌过牌如果对手下注则跟注,河牌过牌,如果对手下注依据局势判断是跟还是弃)。

扑克里而每一个决定的时间都不长,如果你在每一个决定时都要瞻前顾后,既要保护自己筹码,又要榨取最大价值,很容易被太多的思绪打乱,最后结果是两头不讨好。上述两手牌的思路,使用SPR制定大框架,使自己在大多数情况下自己的顾虑由双向变为单向,减少一半的思考量,提升效率。

这个新手的想法是很自然的,但是,他思路的逻辑有严重的错误,对以后的打法也缺乏有效的指导作用。他说自已翻牌全进,对手一定不敢跟,单从这一手牌来看是正确的,因为对手是听同花,只有三分之一略强的概率听到,自然不敢跟9倍于底池的超级大注。但是,下一次如果新手真的这么打AA,就会等于把自己亳无防各地送到“暗三农夫”那里。后位拿中小对子跟注,等着中暗三的玩家,可以从这个打法中得到最大利润。在一手牌中,你永远不能精确的把对手定位于一手牌,只能是一个范围。

这个新手的正确思路应该是想一些这样的问题。第一,自己翻牌前加注,翻牌下一个略大于底池的注,是否暴露了自己是超对? 第二,自己是超对的时候,是否总是把自己的整个筹码搭进去? 第三,SPR是10: 1的时候,把自己的整个筹码搭进去是否合适?如果不合适,怎么避免? 第四,对手有没有什么马脚? 我从他的转牌下注和河牌下注中是否能读出他的牌力? 第五,对手有无可能,有多大可能会拿比AA弱的牌这么打? 等等。对于不同对手,这些问题会有不同的回答,还原到自己看不见对手牌的时候的这些问题才有意义。

如果你发现你的牌后回顾中会想到“要是当时我怎么样,对手拿这手牌会如何如何”,你已经在使用马后炮的思维了。马后炮思维的情景是这样的。转牌上,一个玩家在前位下底池大小的注,中位弃牌,后位跟注。河牌出同花面,前位下注,后位跟注,前位的暗三赢了后位的两对。

这时中位对前位说,转牌你下了个好注,我扔掉了同花听牌,否则你就输惨了。前位的转牌注是不是好注? 可能是,也可能不是,但判断标准绝不应该是河牌是否出同花牌。如果河牌没出同花,转牌上的下往性质一点也没变,该是多好还是多好。任何的下注(包括跟注,加注),只要是满足自己EV (期望值) 的最大化,就是好的下注(跟注,加注),而后续牌已经折算成概率算进前面决定的EV中了,所以具体是哪张牌哪种结果是无关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