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策略 > 正文

Jonathan Little谈扑克:河牌圈抓诈唬

作者: 扑克中国 2018 /8/29 2:12
Jonathan Little谈扑克:河牌圈抓诈唬

接下来的这手牌发生在一个5000欧元买入的高速扑克锦标赛。

盲注200/400,前注50。翻前,我(50000筹码)在CO位置用Q♦ J♦加注到1000。全深筹的六人局很有趣!小盲玩家(一个年轻的欧洲小伙)和大盲玩家(一个紧手)都跟注。我认为对手们的范围很可能特别宽,虽然他们可能不会玩得太过火。

翻牌是K♣ T♣ 4♣,给我了一个较弱的两端顺子听牌。两个对手都check。可能我的某个对手要么有一个对子,要么有一个不会对持续下注弃牌的听牌。因为我有点儿胜率(如果改进成一对或顺子),我不希望面对迫使我弃牌的check-raise。因此,我决定随后check。

转牌是Q♠,给了我一个对子。对手们再次check。这个时候,我觉得自己很多时候拿着最好的牌。我不希望河牌圈发出使对手轻易拿到最好牌的一张草花或一张J。于是我决定往3450的底池下注1500。回想起来,我觉得下注大一点(比如2000)应该更好,因为这将诱使对手放弃一些对抗我有一些胜率的垃圾听牌(比如9♠ 7♣)。只有小盲玩家跟注。

河牌是6♣,使公共牌面了出现了四张草花。使我吃惊的是,小盲玩家往6450的底池下注3500。虽然这通常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弃牌,因为我输给了任何同花或任何大于对Q的对子,但思考对手认为我的范围是什么样子很重要。当我在翻牌圈随后check时,我的对手应该推测我没有拿到A♣。如果我没有拿到坚果牌,那么我能够在河牌圈跟注的牌显著减少。我推测对手在翻牌圈全部check后应该用A♣下注。我不确定他是否在河牌圈用Q♣ 或J♣领先下注。你将发现,大多数牌手不会在这种场合用边缘同花做价值下注,因为它们往往只会被打败它们的牌跟注。当然,我的对手可能把比我更好的牌转变成诈唬,比如K♦ 9♦。这种我们俩都没有拿着坚果同花的想法让我认为对手会比平常做更多的诈唬,希望拿着弱同花听牌或一对的我处于一个困难局面。

鉴于我得到的底池赔率,我只需要在26%的时候拿着最好牌即可跟注。虽然我不确定自己拿到最好牌的概率是多少,但我确信自己对抗这个欧洲小伙的赢面超过26%。我很幸运,对手亮出了J♠ 10♠,一手诈唬牌,让我拿到了一个可观的底池。

作者简介

Jonathan Little谈扑克:河牌圈抓诈唬

Jonathan Little是两届WPT巡回赛冠军得主,锦标赛赢利超过600万美元。每周Jonathan都会在自己的博客(JonathanLittlePoker.com)发表技术性文章。目前Jonathan是扑克媒体CardPlayer.com和PokerNews.com的专栏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