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德扑圈 > 正文

初中时代其他关于围棋的记忆(1)

作者: 口袋扑克 2018 /1/25 2:41

李军,吴小平

这两个是我爸当年在厂里教育科(或者是另外的部门?)的同事,跟李军是在我家下的棋,也许是对手的谦让,反正到中盘的时候已经是不行了,最后他看走了一手棋,中间被反包,被逆转,记忆中还有另一局棋,输得一点脾气都没有,棋局结束的时候,连复盘的心情都没有,一推棋盘,散乱了棋子,那还是在自己家里,实在话,这以后我再也没有输棋之后如此无理。

吴小平的棋就高很多了,我是在厂里的办公室下的,暑假的夏天本来单位也没什么事情,那个时候又不是人人忙着赚钱,于是一下午就下了三盘,也是连输三盘,第四局开局好像用的两个三三,结果还是不行。也许对手是在不想下了,有一阵松懈,结果中腹的罗网居然被我冲破,他就笑着结束了对局,也不能算我赢了,因为这时候根本看不出我有任何的优势。后来听说此人辞职去码头给外国人画手指画,赚了很多。

还有一个我妈部门的同事,居然忘了姓名,我跟他在我妈办公室电脑上用当时最简陋的围棋打谱软件下了一局,具体胜负倒是忘了,可能很接近的样子。

罗庆,肖平安

这两位是我在1988年夏天参加江汉区工人文化宫“大公杯”比赛的唯一两个对手,比赛采用双败淘汰制,1个半小时包干。第一轮是二十一中的罗庆,结果一上来一个小目高挂一间低夹的定势就走错了,然后就乱了着法,棋子全部被压在低线,外势全无,等到想起来渗透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了,这种输法跟对夏松的第一局很相似。第二局对机械厂的肖平安,是个成年人,虽然棋艺并不比我高多少,但是比赛经验肯定比我丰富。开局还是小目高挂一间低夹,我还是走得不是很好,但是没有第一盘那样损,然后我就一直小心的保持着先行的优势,一直到大官子阶段,盘面大概7、8目的样子。这事后的对手几乎是一根烟一步棋,包干的时间大部分被他用掉了,我曾经在气头上无意识地猛拍了一下桌子,吓了对手一跳,虽然盘面是优势的局面,但是我的心理已经乱了,后来就开始该补不补,该占不占,半个角部哗啦啦被人割下来,棋当然也就没发下下去了,第一次比赛就这样结束了。

喻俊华

他是比我低一年级的小学同学,我曾经在六年级的时候放弃担任学校大队长的机会,让了给五年级的他,那个时候我真的有一种富贵功名于我如浮云一样的感觉,就像我在中学的第一年让掉作班长的机会一样。我不知道他会下棋,而且后来中学的时候他也不是跟我一个学校,不知道他是如何知道我会下棋的,也许因为父母在一个厂里,大家有些信息会有交流。好像是在他要离开武汉的那个夏天,不记得具体是那个夏天了,也许是初中,也许是高中,他来找我下棋。那个时候也是我棋瘾比较大的时候,那两张小板凳,在阳台上摊开塑料棋盘就开战了。一下就是一天,第一天下了21~22盘,输了就撸掉再下,我好像就没输过,而且全部让他执黑。第二天照旧,下了15盘左右,都是超快棋,我还是全部拿白,好像输掉了3局?到了第三天就不一样了,这一天总共下了7局,而且是分先,最后的结果居然是4比3,险胜,看来这种锻炼法真的可以在瞬间长棋。

我的第一副围棋是在1986年夏天用自己平时省下来的零用钱买的,那个时代的人都记得那种红色四方纸盒子装的玻璃围棋,大概在7块钱左右,里面是牛皮纸的棋盘,我买的时候当然加了一张蓝色的塑料棋盘,那牛皮纸的应该一直在家里,从来没用过,到现在还是新的一样,如果找得到的话。一起买的还有两本书,应该是《古今围棋名局鉴赏》和《围棋战理》,从此开启了我购买棋书棋具的生涯。

围棋月刊和围棋天地基本上都是1986年12月开始订阅和购买的,当时还有围棋春秋,后来还有棋牌周报等等报刊,杂志。

买书和买期刊不同于订阅,那是一种不同的感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