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德扑圈 > 正文

德州扑克:Jonathan Little谈扑克:适当偏离常规玩法

作者: 扑克中国 2018 /4/28 1:49

德州扑克:Jonathan Little谈扑克:适当偏离常规玩法

接下来这手牌来自一个1500美元买入的WSOP扑克赛事。这手牌到来前我一直没发到任何可游戏的牌。在比赛的前三个小时,我其实只玩了三手牌。当你碰巧很少发到好牌时,尝试做一个聪明的、时机恰当的诈唬往往是个好主意,特别是对手认为你玩得很紧,给你比平时更多的“尊重”的时候。

牌局过程

当时盲注为75/150,我约有7500筹码。翻前,我用J♠ T♣ 在中间位置率先加注到400。

这是一个正常情况下我几乎肯定会弃牌的场合,但因为我在桌上显得很紧,我决定稍微偏离一下常规玩法。

一名紧凶牌手在按钮位置跟注,然后所有人都弃牌。翻牌是Q♠ 9♦ 8♣,给了我一个坚果顺子。在翻牌圈拿到坚果牌总是妙不可言的!

虽然check(慢玩)是一种选择,但我认为下注是更好的玩法。如果你check,指望check-raise对手的下注,对手往往会弃牌,你只能赢得一个翻牌圈的小注。如果你check-call,希望对手在转牌圈继续下注,你会因为对手在转牌圈随后check而失望,因为大多数牌手已经意识到,为了在翻牌圈check-call,你必定有一手具有摊牌价值的牌。一般而言,check导致小底池而下注导致大底池。当你拿着坚果牌时,你应该去游戏大底池。此外,对手也很容易和这个公共牌面产生联系,使得下注是最好的选择。

我在1025的底池下注575,一个标准的持续下注(我可能应该下注大一点,也许是675)。对手自信地跟注。

转牌是6♦。如同翻牌圈,我不喜欢check,因为如果我çheck-raise,对手往往会对我明显示强的行动弃牌,而如果我check-call,我无法保证对手在河牌圈下注。

我选择在2175的底池下注1500。使我吃惊的是,对手加注到3800。

这个时候,我确信他有一手自认为很强的牌,很可能是T7、QQ、99、88、Q9或98。因为河牌可能发出一张J或10,使得对手范围中的大多数牌能够脱身,而且如果我跟注则只剩2725筹码,我决定全压。即使我有更多筹码(最多到1万),我也会全压。我的全压明显非常强,但我认为对手并不在乎。他立即跟注,然后骄傲地亮出他的K♥ Q♣,一手毫无胜算的牌。

牌局解析

虽然我认为自己的打法非常标准,但我觉得对手这手牌玩得很糟。我喜欢他的翻前加注和翻牌圈跟注,但一旦我在转牌圈下注,我要么有一手击溃KQ的成手牌,要么是一个补牌相对较少的听牌或者纯诈唬牌。尽管对手注定会输掉一个大底池(除非他跟注转牌圈下注,然后在河牌圈弃牌),但当我拿着弱听牌或诈唬牌时,他其实应该把我留在牌局中。通过转牌圈加注,我的对手迫使我完美地游戏。鉴于牌局中的行动,我必定有一手强牌。当你对抗对手的整个范围无牌可追时,你必须做训练有素的弃牌,即使你在进入当前场合时已经犯了一个错误。我认为对手应该跟注我的转牌圈下注,留住我的整个范围。

在中小注额的扑克锦标赛中,你的大部分潜在收益将来自对手的错误。如果你只犯相对较少的错误,而你的对手总是犯严重失误(像这手牌中的我的对手),你必须卷入一些场合,给他们一种你乐意去赌博的形象。如果他们知道你每次拿到坚果牌都往底池中投入筹码,他们将对你避而远之,让你难以赚得筹码。

作者简介

Jonathan Little是两届WPT巡回赛冠军得主,锦标赛赢利超过600万美元。每周Jonathan都会在自己的博客(JonathanLittlePoker.com)发表技术性文章。目前Jonathan是扑克媒体CardPlayer.com和PokerNews.com的专栏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