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德扑圈 > 正文

父母对儿子打牌的态度与引导很重要

作者: 扑克中国 2018 /9/17 2:15

凡事都分为两面性,如果稍有不慎过了界限就很可能从好事变成了坏事。比如打牌这件事,这时候如果身边的人不能帮助正确引导则很容易出现问题。一起来听听一位母亲对于儿子打牌的态度吧。

父母对儿子打牌的态度与引导很重要

打牌的态度

  作为英国《金融时报》的理财导师,我对博彩市场的不看好并不会让人感到惊讶。但当我27岁的儿子于两年前开始打牌时,我不得不比之前更加密切的关注这个行业和他。

我担心他会沉溺于网络博彩,或在晚归的途中被人抢劫,特别是赢钱之后回家的途中。

当他第一次参加扑克锦标赛的时候,我的内心是希望他输钱的。但事与愿违,他赢了那场比赛,获得奖金£270,这笔钱完全支撑得起他此次衣食住行的全部开销。高兴之际,我建议他给自己制作一份打牌财务表——包括奖金收入,任何支出的部分,还有食宿交通费。这样一来他就知道自己打牌的具体收益是多少。

我儿子说他喜欢打牌的程度不亚于我去剧院。只不过剧院的门票有固定价格,而一场扑克赛事的买入是由多方面决定的。

在他最初的成功之后,他还取得了多场小型锦标赛的冠军,在一些大型的赛事中取得过第二名和第三名。但通常情况下,一个人不可能一直好运。他有在伦敦一家娱乐场打现金局,有一天晚上他在开始赢了£400,但最终连本带利的输了回去。

“你必须记住在你离场之前所赢的钱都不是你的,”他说。“如果我要打现金局,那么在此之前我会考虑自己可以承担多大的损失风险。”

在对的个人财务上他执行的非常严格,每一笔支出都会记录在案,包括交通费、入场费和餐饮费。

“这样我就不存在欺骗自己,”他说。“参加的比赛越多,开销就越大。5月,我打了六次牌,除去所有的开销盈利只有£134。但我注意到5月中旬的时候盈利是-£3。”

父母对儿子打牌的态度与引导很重要

打牌的态度

  他真的很喜欢打牌,并且告诉我通过他自己的聪明才智击败其他玩家让他更加的开心而非真正的赢得奖金。但作为一名母亲,我就是很担心,可双方能够这么坦诚的讨论他的这项嗜好又让我很欣慰。

他最近刚和一朋友从拉斯维加斯的扑克节回来,他非常高兴自己在牌桌上没有被兜里的零花钱冲昏头脑。一周内他参加了几场锦标赛和现金局,最终赢了$70。

他曾经的同事花了几个月职业打牌,打线上但是发现很累。尽管他赢的钱所以支撑他的日常生活开销,可他愈发焦虑,每天都很焦虑。

根据博彩委员会数据,他们正值25-34岁的档口,这是线上博彩增涨速度最快的群体。

智能手机上面的线上扑克游戏和体育下注是博彩市场非常重要的一块。如果你和你成年的孩子一起看世界杯,他们开始盯着他们的手机,那么很有可能是在和朋友讨论下注的事情。

还让我担心的是信用卡在线上博彩中的频繁使用,根据英国财务数据,在截止10月份的一年中,信用卡在线上博彩中的使用率高达20%。透支超过你能承担的损失是一种恶性循环,加上高昂的手续费和利息更是让人万劫不复。

业界有人提出取消信用卡对此的支付功能,那么出借方对此应该怎么办呢?就在最近,劳埃德银行集团(Lloyds Banking Group)取消了该行信用卡对类似于比特币加密货币的支付功能。所以有人就提出为什么不取消信用卡对线上博彩的支付功能?

“我们会密切监控卡片的活跃度,我们的客户是被允许利用自己的信用卡选择性的进行博彩交易,”银行方面表示。“在英国,博彩活动由博彩委员会监管。”

我深信在这样的情况下父母扮演着重要的一个角色。从一开始就知道我儿子喜欢打牌到最后开诚布公的谈话。我很明确地表示博彩不是赚钱的一种方式,这和花钱去酒吧寻欢作乐没什么两样。在他多次锦标赛和一场现金局之后我们有了第一次谈话,他答应我会尽快的戒掉打牌。

我从来都没有对他说过我的要求,起初的时候我非常紧张,但现在我知道打牌对他来说没什么危害。我们之间类似的对话还会继续,如果事态变得不容乐观,我会要求国家博彩援助协会介入。

我儿子处在20多岁的年龄段,年轻孩子的父母都应该警惕这些问题。根据博彩协会去年公布的数据,早前每周参与博彩活动11-16岁年龄段占12%,平均花费£10。让人震惊的是,其中有7%是利用父母的线上账号参与博彩的,大多数人是经过父母允许的。孩子是可以在智能手机上玩游戏的,但博彩不是游戏,为人父母更应该明白这点和其中的危害。

父母对于子女打牌的态度将会直接影响到子女对于打牌这件事本身的看法和理解,任何事都有两面性,我们不能否认所有打牌的职业玩家都是赌徒,所以在这个问题上面,引导很重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