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名人 > 正文

德州扑克:芬兰牌手Miikka Anttonen告别扑克圈(下)

作者: 扑克中国 2018 /3/21 3:26

德州扑克:芬兰牌手Miikka Anttonen告别扑克圈(下)

芬兰牌手Miikka Anttonen告别扑克圈(上)

所以,我们是否可以理解为你对此没有任何遗憾?

不,我只是感觉不再是一名牌手的感觉非常好。说实话我感觉自己没有以前那么大的压力了。如今对于所有事,我的态度不再像以前那么消极。对于更多的人和事,我会去思考,我很感谢上帝为我做的这个决定。

正如你自己说的,你还很年轻,所以你还有无限的可能。你觉得会有其他博彩业的人做出和你一样的决定吗?

嗯,我认为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在我成长的日子中,我几乎每天都在赌。就算看电视比赛也会赌上一把。在没有赌注的情况下我根本不会和朋友去打网球。我觉得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我都非常享受赌带给我的乐趣。但是在最近几年中很多事情开始出现了转变。特别是在最后的四年中,我根本无法从博彩中找到一丁点的乐趣。悲催的是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这并未对我的生活造成大的改变。这个就有点像我的一部分人格突然之间消失了。我想应该是自己变老了吧,这是我给自己的解释。

在听你讲述自己打牌和博彩生活的时候,我们能感觉到你并不看好这样的生活,你似乎看不到这行积极的一面。

不是这样的,我认为这是两件完全不同的事。当我回顾自己扑克生涯的时候,我是引以为豪的。扑克是一项非常了不起并且复杂的游戏,非常的具有竞争性。我觉得它让我远离了生活,所以之前我如此的挣扎。在打牌期间,我的扑克本钱从200美元涨到了60万美元,在我看来这是很正常的。我对于自己所做的一切都非常自豪,同时我也将打牌视作一种体育运动。当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我就非常要强,但我并不擅长任何一项体育运动,直到我接触到了扑克,我才发现了自己到底擅长什么?我对打牌的执着和热诚是一般人难以想象的,所以我用上瘾来形容自己并不为过。对于任何一位职业牌手来说,上瘾的玩家最终的结局几乎都是倾家荡产。我并不想让自己有这样的结局,所以我试着改变,我知道自己的生活不应该是那个样子的。我想把时间花在可以帮助他人的工作上面,但我认为打牌并帮不到谁,尽管有慈善扑克赛。

过去两年,你基本上都把时间花在了写书上面。书名非常有吸引力——如何驾驭万物(How to Crush in Fucking Everything),你表示这本书会帮助到很多人。能在这里展开的谈一下吗?

其实,我之前在2+2论坛对此专门开了一个帖子,浏览量接近两百万。这本书其实我从7年前就开始准备了,主要以我的亲身经历为主。我并没有天马行空去构造一些东西,我只是把可以写的写了下来。前后大概有5000多人告诉我,我应该把这些经历写成一本书,毕竟我一直以也想成为一名作家。我花了两年时间写这本书,纸质版即将上架。虽然是基于我的经历,但主要是以扑克为背景,里面讲述了我扑克生涯中所有的起伏,以及在职业低潮时的我。这本书值得每一个人借鉴,去反思自己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

感觉你是一个挺疯狂的人。在你印象中,你做过最疯狂的事情是什么?

这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我从来都没有做过什么傻事。我根本不会将自己置于险境,因为我很热爱生活,尽管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东西是我很想挑战的。如果非要对这个问题给出一个答案,那么我的答案一定是和博彩有关的。记得在一次扑克公开赛中,我是当时所剩14人的筹码量领先者,冠军奖金15万美元。中场休息面对媒体采访时,我承诺如果取得冠军,我会把所有的钱拿去和Phil Ivey单跳。我最终并没有取得比赛的冠军,但这个承诺太吓人了。

虽然我是一名职业牌手,但是我的赛事买入从来都没有超过25000美元,所以我也从来没有在一场比赛中赢过百万奖金。我只想认认真真的打牌,安安稳稳的过日子。

如果你按你刚才那么说的做了,并且输掉了所有本钱,你会以什么样的方式来重建自己的资本?

这种现象其实在我职业扑克生涯的早期发生过。那个时候我才20岁,在澳大利亚带薪休假。我在一家农场工作,我感觉自己的工作是世界上最苦逼的。当时大家都挺闲的,所以有人建议打牌,在那之前我从来没有打过牌,由于太无聊了我就让自己尝试一下。在第一回合我赢了,那个时候我真的认为自己很擅长打牌,即使连打牌的规则是什么都不知道。随后我就坐公交车去了最近的娱乐场,最终的结果就是我输掉了我所有的积蓄,前后不到15分钟。接下来的几个月中,我根本就没有吃过饱饭。最终,我欠下了25000美元的债,我认为这是自己对自己的惩罚。当我口袋里还剩两美元的时候,我有想过打电话回芬兰向家人求助,告诉他们我很穷困潦倒,可是我没有这么做,我认为自己需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任。我的人生真的有过流落街头食不果腹的日子,那个时候我连住酒店的钱都没有,好几个晚上都是在公园的长凳上度过的,更多的时候居住在悉尼被废弃的房屋中,没有吃的,也没有喝的。最终,我碰到了一个之前在娱乐场遇见的人,我说服了他借给我200美元。我把这钱拿去了打牌并翻了身,从此彻底告别了睡长凳的夜晚。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对于你的扑克生涯里想改变什么?

有这么几件事。首先,我最想改变的一件事情发生在2011年。我参加了一场一百美元买入的线上锦标赛,总体而言,规格还是挺高的,但我的表现并不好。如果可以重新来过,我一定要赢很多很多的钱。如果可以选择,我想成为一名职业的线下牌手,感觉线上赛事的钱不够多。我想成为各大主流锦标赛的冠军,我也想名利双收,和世界上最顶尖的牌手切磋。对于我来说,就仅仅坐在家里,一年挣20万美金是很容易的。但我更想走进赛场,收获金钱的同时也收获名气。但在打线上的这几年,我也赚了不少钱,算不上大富大贵,但温饱足矣。

其实我并没有你们认为的那么在乎钱,我最开始打牌也并不是为了钱,选择坐上牌桌也是为了解决生计问题。

最后一个问题。有没有什么词最能形容你过去十年的牌手生活?

过山车或者湍流。起起伏伏都成一种规律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