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名人 > 正文

德州扑克:一支从没被点过的香烟:走近扑克传奇人物Sammy Farha

作者: 扑克中国 2018 /4/27 2:15

德州扑克:一支从没被点过的香烟:走近扑克传奇人物Sammy Farha

2003年的WSOP主赛事一直被人津津乐道,它开启了扑克史上最光辉的“繁荣期”。21世纪初期,Chris Moneymaker的名字就像救世主一样,掀起了这场疯狂的牌类游戏改革浪潮。让人血脉喷张的高额游戏、各种级别买入的扑克锦标赛,甚至连电视台都在不断推出各种扑克真人秀。线上扑克网站如雨后春笋般争相露头,砸重金签约各色年轻新秀…

而在Moneymaker和线上扑克室崛起之前,有一个人却在这块当时并未过多引发关注的领域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在2003年的主赛决赛桌上,也正是因为他的参与,才让Moneymaker的胜出显得尤为亮眼,他就是来自美国休斯敦的Sammy Farha。这位拥有黎巴嫩血统的职业牌手在参加2003 WSOP主赛时,身上并没有很多的锦标赛经验,但他却常年混迹于高额cash局。如果说Moneymaker是以线上扑克室为背景的超激进新派扑克的典型代表,那么Farha就是以娱乐场扑克室为背景的稳健老派扑克代言人。虽然Farha出生于德克萨斯州,但永远后梳的大背头、休闲西装外套、大金链子…——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一名维加斯常客大亨的经典装扮。

那么那支永远没点燃过的香烟呢?或许只是一种非政治正确的人设标签吧。毕竟在那个年代,烟雾缭绕、光线昏暗的地下扑克室里,扑克并不是唯一让人关心的事情。那一年WSOP的最后几场比赛是在Binion’s Horseshoe娱乐场举办的,Farha是跟那里的环境最为匹配的一个。虽然Moneymaker带走了冠军和250万美金的最高奖励,但Farha也同样收获了不低的130万美金。

虽说那场对决在整个扑克界被传为经典,但Farha却告诉我们那只是他人生故事里的一次普通经历罢了。他几乎没怎么回顾过那些事情,因为自己的人生中还有太多其他事情需要忙碌。

“可能全世界都知道(和Moneymaker的那次对决)了吧,但我从没真正仔细回想过。”

扑克人生

2003年的亚军成绩并非Farha职业生涯的巅峰。早在那场史诗级对决之前,Farha就已在1996年的$2,500 PLO赛事中拿过一条金手链,奖励145,000美金。之后他又为自己斩获两条金手链:2006年的$5,000奥马哈高低赛(奖励398,560美金)和2010年的$10,000奥马哈高低(8及以上)赛(奖励488,241美金)。

除了WSOP,Farha也取得过一些其他不错的成绩,加上在真人秀《高额桌扑克(High Stakes Poker)》的出镜,都让他的职业生涯过得风生水起。职业生涯总收入不到290万美元,却打着最高级别的游戏。不过近年来,扑克对他而言已经“退居二线”了。

“我还是会玩牌,只是没有以前玩得那么多了。”他说。

那次WSOP过后,Farha在cash游戏和一些其他赛事中依旧是成功的。然而对已经59岁的他而言,生命中还有其他更重要的事情占据了时间。他一直在跨国旅行,同时也投资了一些自己感兴趣的生意。他的一个朋友去年在休斯敦开了间棋牌俱乐部,Farha也一直在帮忙张罗。

“做这件事需要花费非常非常多的时间和精力。”嘴上这么说,却依然毫无怨言地在帮忙。

随着扑克的不断发展和壮大,Farha也看到了这一行业光明和黑暗的两面。越来越多大型赛事的出现,给了选手更多的机会成功。但同时他也看到一些黑暗面——权利勾结和诈骗阴谋不断上演,这种现象比前Moneymaker时代多了太多太多。

“就像生意一样,当你投了大笔钱进去后,开始出现一系列狗屎剧情。”他说,“我并不是说到处都在诈骗,但打伙牌转码这种戏码还是很多的,几乎每天都在上演。我自己就遇到过一个人给另一个人发短信告知自己的底牌,刚好被我抓个正着。我是那种有啥说啥完全不会遮掩的人。我真的不想某一天从自己嘴里说出‘扑克就是诈骗’这样的话。扑克当然不是诈骗,但你不得不承认这其中的确存在一些老鼠屎。可他们却还厚脸皮地将这种行为称之为‘生意’。”

那次诈唬

几乎所有圈内人都记得2003年WSOP主赛上的“那次诈唬”。当时比赛已经进行到最后单挑,翻牌发出9♠2♦6♠。Farha用Q♠9♥过牌,Moneymaker也跟着用K♠7♥过牌。转牌发出8♠,Farha下注300,000,Moneymaker加注到800,000,Farha很快就跟了。河底掉下一张3♥,Farha过牌,Moneymaker直接宣布全下——他什么都没中,是一次彻头彻尾的全下诈唬。

“你肯定是追花没追到吧?”Farha问Moneymaker,他猜得很对。

经过近两分钟的反复纠结,Farha最终还是弃掉了自己的领先牌。这是扑克史上最具里程碑意义的牌局之一,然而对Farha来说,他却并未经常想起这件事。对于那些对他的单挑打法评头论足的人,他也丝毫未曾放在心上过。

“很多人都说我应该跟注,我本可以拿下那个冠军,我本可以赢下那场比赛…”Farha说道,“但这些都只是他们的想法罢了。当你亲自坐在那里,就会知道一切有多难,那些带着上帝视角评头论足的人根本不会懂,说永远比做容易得多。有些时候我们会犯错,但我并未对这些错误耿耿于怀,对我而言这些都不算什么。我希望自己赢下冠军,但如果没做到我也不会一生懊悔。我是那种更注重当下和未来的人,我不喜欢一直活在过去。”

放慢脚步

闲下来的时候,Farha还是会偶尔去娱乐场打打牌,或是在休斯敦本地打打朋友局。那些在电视上打高额游戏的日子仿佛已经渐渐远去,现在的他只想在牌桌上找到快乐,这就足够了。

“现在的我不会像从前那样打那么大的游戏了,但依然可以从打牌中寻到很多快乐。”Farha说,“我现在把脚步放慢了许多。之所以不再对高额游戏狂热是因为这里面牵扯了太多让我不屑的勾当。我现在唯一还愿意玩的高额游戏就只有德州了,这是我的初心,但偶尔也会有点厌倦。我不再像从前那样每天享受其中,现在的我打牌只为自己高兴。你不可能每天都打那么大,我在维加斯打了14年高额游戏,它真的会让你精疲力竭。”

跟从前在电视上一样,现在的Farha依旧幽默风趣,拥有一众扑克粉丝的追随。虽然近年来他在扑克上投入的精力越来越少,但离开了追光灯的他依旧会在大街上被粉丝认出,甚至偶尔也会在社交软件上发照片和粉丝互动。

“现在还能在街上被人认出来真的太好玩了,因为我已经开始脱发了!”Farha大笑着说,“真的很开心,因为我喜欢与人亲近,喜欢社交,所以知道大家都还记得你并喜欢你,真的是件很开心的事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