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名人 > 正文

德州扑克:Jonathan Little谈扑克:来自WSOP主赛事的一手牌!

作者: 扑克中国 2018 /5/16 2:06

今天我想分享我在2014 WSOP主赛事打过的一手关键牌。这手牌很大程度上帮助我打入了钱圈,最终拿到22678美元奖金。

牌局过程

德州扑克:Jonathan Little谈扑克:来自WSOP主赛事的一手牌!
那是在比赛第三天(Day 3),我当时有10万筹码。盲注是2000/4000,前注为500。我很幸运,在按钮位置拿到了AA。前面选手都弃牌,我做了一个2BB(8000筹码)的标准加注。

我对于所有加注牌都使用完全相同的加注尺度。我这样玩主要是因为:当我诈唬时,我希望损失最少的筹码,而我有一手强牌时,这个尺度能够足够简单地使我相对比较少的筹码在河牌圈全入。

小盲玩家弃牌,然后大盲位置的选手3bet到19000。如果我自信他有一手不会对再加注弃牌的牌,我肯定可以做4bet,但我认为更好的玩法是跟注,迫使他用自己的整个3bet范围留在这个底池。作为偶尔被翻盘的交换,我给了对手一个翻后用部分筹码诈唬的额外机会。在你只有一手浅筹码的时候,从你的强牌那儿得到最多的价值很重要。为了筹码翻倍或赢得一个可观的底池,去冒被翻盘的风险是值得的。

翻牌是 9-8-5。对手check,我决定往44500筹码的底池下注16000。

虽然我认为自己此时拿着最好的牌,但有很多危险的转牌(主要是7和6)可能削弱我的牌的价值。我还想到,如果我下注足够下,对手将用他的整个范围跟注或加注,这意味着他将用很多几乎无牌可追的牌往底池扔钱。值得注意的是,如果我下大注,也许是36000,对手很可能放弃他的非对子牌,这对我来说是场灾难,因为非对子牌是我真的想留住的牌。对手跟注16000。

转牌是5。对手check,我决定往76500筹码的底池下注21000。如同翻牌圈,我的牌当时几乎肯定是领先的,我希望尽可能继续做大底池,同时引诱对手用一个被我击溃的宽范围留在牌局。

让我吃惊的是,对手立即全压41000筹码。

我满以为他会有一手相当强的牌,比如顶对或更好牌,很可能是高对或三条5。尽管他很可能有一个强范围,因为绝佳的底池赔率,我认为自己的AA依然形势不错,

我跟注,看到对手亮出了T3,一手纯诈唬牌,感到非常震惊。

尽管买入费高达一万美元,但你很可能在主赛事上看到一些有趣的打法。有些牌手玩得非常紧而直接,而有些牌手会打得像个无脑的疯子。只要你留意牌桌上发生的状况,你就可以不采用常规玩法,并做出一些调整去利用对手们的错误。只需要一点点运气,他们的筹码就会轻易落到你手中。

Jonathan Little是两届WPT巡回赛冠军得主,锦标赛赢利超过600万美元。每周Jonathan都会在自己的博客(JonathanLittlePoker.com)发表技术性文章。目前Jonathan是扑克媒体CardPlayer.com和PokerNews.com的专栏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