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名人 > 正文

全球德扑女子第一人告诉你如何在信息不全的情况下做正确的决定?

作者: 口袋扑克 2018 /1/17 1:44

扑克这个游戏,不太欢迎女人。因为女牌手非常少,赢得大赛的就更少。所以在赛场上,男牌手看女牌手都会有一点轻视,认为女人没有头脑来玩这个游戏。

赌场如战场,真的只能是男人们的游戏吗?事实上越来越多的女性加入到了德州扑克的队伍中,这些女玩家不仅长得漂亮、身材火辣,牌技也丝毫不逊色于任何一个男玩家。

女人们之所以爱上德州扑克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这是规则非常简单比较容易掌握的扑克游戏。聪明的女人花几分钟就能学会,门槛低容易吸引女性群体。

不过,虽然德州扑克比较容易上手,但要达到精通的境界却有一定的难度,这是一种易学难精的游戏。德州扑克是一种技巧性非常强的扑克游戏,虽然有一定的运气成分,但玩家之间主要还是要斗智力、耍手段、动脑筋。

在传统竞争身体素质的竞技项目中,女性天生就无法与男性相抗衡,但在扑克竞技的场上,则是论选手专注度、技巧作为输赢条件的,而这恰好避免了男女生理上的较量。

德州扑克就像是一场马拉松比赛,谁更有耐心,技术水平更高就更容易赢。男人打牌的目的是赢,而女人则是不输,男人比女人虽然更擅长冒险,但女性会更谨慎、会三思而后行。在这个运气、耐性、毅力、智慧、情商一个都不能少的德州扑克场上,心思细密的女人们比粗枝大叶的男人们多了几分胜算。

在这个拼耐力的赌场上,女人们终于甩了男人们几条街,把“男人的游戏”玩得炉火纯青。此前甚至有外国研究指出,女性事实上比男性更适合打牌,女性是天生的扑克手。

可以说,在扑克游戏的赌场上,她们是一群集外貌、金钱、名气、智慧和能力于一身的神奇女子。

学历最高的女扑克牌手

安妮·杜克是一位非常传奇的扑克牌选手。杜克的学历非常高,职业扑克牌选手很少有研究生学历的,而杜克是一位心理学的博士。迄今为止在扑克牌领域,杜克已经赚了400万美金了,现在依然是世界前五女牌手。

全球德扑女子第一人告诉你如何在信息不全的情况下做正确的决定?

不单是针对打牌,她的打牌方法也可以用在我们如何做决定上。比如,如果一个有理有据的决定,最终导致了一个糟糕的结果,那这个决定是不是个坏决定呢?我们如何区分一个人的才能和运气呢?我们怎样才能克服自己的认知偏见呢?

安妮·杜克生于一个教师家庭,父母都是中学老师,在杜克很小的时候,她就知道家里是想让她将来走学术路线的。杜克也的确是按照这个轨迹发展的,后来她上了哥伦比亚大学,修了英语语言文学和心理学,本科毕业之后,她因为对幼儿的语言发展很感兴趣,就继续往这个方面深造。

1992年毕业的时候,杜克生病,住院两周,结果耽误了找工作。杜克就想,索性利用这段时间放个假吧。结果这一放假不要紧,杜克被一个人完全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轨迹,这个人就是杜克的亲哥哥,一名职业的扑克牌选手。

杜克的哥哥18岁的时候,跑到纽约去学国际象棋,师从一位国际象棋大师。没想到的是,他后来却喜欢上了打扑克,很快就把自己的大学学费,大概6300美金输了个精光。但是哥哥从此就开始认真地钻研起了打扑克这件事儿,结果三年之后,哥哥21岁的时候,已经成为世界最顶尖的扑克选手了。然后哥哥就劝杜克,“反正你现在放假,也需要钱,不如就跟我学打扑克吧”。本来只是好玩,没想到从此杜克一发而不可收。杜克把自己的人生连本带利地投入了进去,走上了职业扑克选手的道路。

杜克打牌有两个非常大的优势,首先,她这个非常厉害的哥哥,教了她很多打牌的技巧,她进步得很快。杜克自己说,哥哥给了她巨大的帮助。另外,就是杜克的高学历,使得她发展出了自己的一套对于扑克牌的理解,甚至可以说是竞技心法,这帮助杜克成为了顶尖选手。

一个职业牌手的自我修养

杜克发现,扑克牌和棋类运动是非常不一样的。下棋,无论是国际象棋还是围棋,所有的信息都是公开透明的,你知道对方有多少棋子,也知道可能会有多少种下法,也就是说,你是了解全盘信息的。但扑克牌不是,你掌握的信息永远是残缺、不全面的。如果下棋输了,很容易追溯到究竟是哪一步下错了,出了问题。但是打牌就不行,只能基于当下的信息做出目前最好的选择,但往往导致的结果是不可知的。这一点跟现实生活是很像的,都是信息残缺,但必须做出决定,只是现实生活比牌桌要复杂更多。

这导致了杜克的一个思考,就是决定和结果必须分开审视,而且要重决定,轻结果。杜克打了个比方,比如说现在有一枚硬币,有人要跟你玩一个游戏,猜硬币的正反面,你猜对了得两美金,猜错了输一美金,你玩不玩?

只要硬币是没有被人做过手脚的,你当然玩啊,因为你知道抛硬币正反面的概率各是50%,你的收益高于损失嘛。

但是,假如接下来抛了十次,你全都猜错了,你输掉了10美金,那你会不会觉得,一开始决定玩这个游戏,是一个糟糕的决定呢?

很多人觉得会,甚至会后悔。这种情况就是扑克术语里的,resulting。把最终的结果和一开始的判断联系得过于紧密,用结果反推判断。这其实是不对的。因为你的收益是大于损失的,所以要玩这个游戏的决定,依然是正确的,用很小的样本量来质疑当初的决定,是一个非常典型的思维陷阱。

这就好比,如果一个人去年遭遇了15次车祸,我们肯定觉得这个人自己有问题,但是如果一个人去年遭遇了一次车祸呢,你根本就没办法知道到底是他的问题,还是只是运气不好。有可能你在没有做错任何判断的情况下,依然产生了一个不好的结果。

所以杜克打牌的心法就是,只专注于做出正确的决定,关注过程,而不在意结果,这就是她的mindset(思维模式)。这帮助杜克很好地调整自己的心理,保持着一流的竞技状态。

但是要做到这点,其实并不容易,杜克说,人是看重结果的生物,这又是为什么呢?

为什么我们都是“结果论者”

杜克举了个例子,在2015年美国的超级碗,也就是职业橄榄球联盟的总决赛上,西雅图海鹰队在最后26秒的时间里,离对方的底线只有一码的距离,他们落后四分,打算放手一搏,结果传球被对手阻截了。第二天各大媒体的头版,都是《这是超级碗有史以来最糟糕的一场比赛》《这帮傻X在想什么》这样的标题。杜克说,如果他们当时传球成功了呢?他们会赢得比赛,第二天的头版就完全是另一种不同的样子了。

我们总是会以结果和成败来论英雄,而不去审视在当时的情况下是不是做了正确的决定。要知道才能和运气这两个东西,其实是互相交织在一起的,很难分得开,再好的才能和决定,也可能因为运气而失败,我们只能尽量减少风险,但不可能预知结果。

杜克说,之所以我们都是结果论者,习惯用结果来反推决定是否正确,是因为我们都希望能够理解和把控这个世界,我们无法接受的是一切东西都有随机性,人受不了随机性,所以总想因果,总想着能够识别出一种模式来。这样的方式在绝大部分的情况下是好的,帮助我们生存下来,让我们可以认清楚回家的路,记得住自己亲人的长相,但是反过来也会阻碍和影响我们的决定。

为了不受这种结果论的支配,杜克建议要多做练习,学会把决定和结果分开,出现了坏结果,不要苛责自己,有好结果,也别感到太骄傲。

跟女赌王学投资 重在洞察人性

有人可能会想不通:一个投资者难道能够从赌徒那里学到有用的东西?这不是找杀人狂学自卫术吗?其实,她能够洞察人性的弱点,并且知道如何在信息不完全的情况下做正确的决定,她正是利用这些在赌台上大获成功的,而这些,在投资当中一样很有帮助。

全球德扑女子第一人告诉你如何在信息不全的情况下做正确的决定?

安妮•杜克是在世界扑克大赛获奖的牌手,但却为投资管理顾问协会做了一次大胆的讲话。安妮和理财顾问们分享了自己关于“如何判断何时该坚持,何时该放弃,以及如何劝说原本想要逃离的委托人留下”的想法。

杜克获得过哥伦比亚大学的认知心理学博士学位,在赌台和纸牌的世界,她对于人类心理和行为的把握让她大展拳脚。乍一听,似乎理财规划和扑克离得太远。可是,事实上两者都需要研究人类的心理,也需要有针对坏运气的保障机制。

杜克对协会的顾问们介绍说,早在冷战时期,五角大楼的专家们就一直想要找到一种游戏模型,用来预测苏联可能的举动,并与其针锋相对。最初,这些战争行家们觉得国际象棋比较好,因为它能够体现那些错综复杂的因素。可是,他们最终选择了扑克,因为这种游戏依赖心理学,需要对大量的未知因素进行猜测。她指出:“扑克,长期角度说来就是一种在不确定环境下进行决策的游戏。”

杜克列出了投资者很容易犯下的各种错误。其中之一就是始终坚持一种做法,哪怕各种证据都显示未来获得成功的可能性很低,他们也死活不肯改变,一切都只因为他们已经将很多的钱投入了这一策略。比如说黄金在2011-2015这过去四年已经下跌了40%,而且没有经济的突然崩溃或者是恶性通货膨胀的爆发,这种黄色金属短期内是很难恢复元气的。因此,再指望黄金能够为你创造怎样的财富当然是不客观的,这把牌你早就该放弃。

其他的常见错误还包括未能为未来投资,因为站在现在想象多年后是很困难的。“我们其实并不知道未来的自己会是怎样。”既然未来的你对于现在的你而言是个陌生人,那你的所有理财决定当然都是基于现在的需求和想法,你心中只有现在的自己,只有此时此刻。人们总是会怠慢自己的退休需求。一个好牌手经常会想到若干手牌之后的事情。

她认为,理财顾问应该努力教会客户从过去的错误当中学习。她说,顾问必须和投资者的自欺欺人倾向斗争。“如果你将所有的胜利都归功于自己的技术,将所有的失败都归咎于坏运气,你永远也学不到什么,永远也无法进步。”

看了以上内容,相信你自然就能够理解下面这个新闻了。

德扑女王突然退圈,转行对冲基金

12年来,作为职业牌手的她通过打“德州扑克”赢得了近1200万美元的奖金。不过她并不打算打一辈子牌,而是做了个大胆的决定,要跳槽去干一件可能比打扑克更复杂的事情——搞投资。

全球德扑女子第一人告诉你如何在信息不全的情况下做正确的决定?

德州扑克向来深受华尔街人士热爱,莫非两者之间真有什么相通之处?

“德州扑克女子第一人”Vanessa Selbst告别扑克圈,加入了全球最大对冲基金桥水基金(Bridgewater)。

2017年12月31日,Selbst在FB上发表的长文中透露,“四个月前我开始做一些交易研究和策略研究,大环境总体上来说有点类似于之前打扑克时的环境,每天的生活很疲惫但也很兴奋。另外,我正在跟随母亲的足迹(妈妈此前就是一名期权交易员,后来转做了律师,平时也是一个业余的扑克玩家)。”

全球德扑女子第一人告诉你如何在信息不全的情况下做正确的决定?

这位通过德扑已经获得千万美金的职业玩家,即将开始人生新的探索,而为她提供“游戏场所”的桥水基金,也可谓大名鼎鼎。

桥水基金成立超过40年,目前为全球近350家最大型和最复杂的机构客户管理超过1600亿美元的资产。这家对冲基金的总部并不在华尔街,而是在距纽约市约1小时车程的韦斯特波特(Westport)。

桥水基金从来都是金融才俊们的梦想,“神一样的存在”。虽然扑克和金融都是聪明人的游戏场,但这样的跨界总让人有些出乎意料。

然而,这样看似不着边际的跨界在桥水早已成为不成文的“潜规则”,此前桥水基金(Bridge water)中国区总裁王沿在浙江大学的宣讲中提到,事实上,桥水基金很少招金融学科班出身的人,而是各种奇奇怪怪的人,比如美军陆战队的队员等等(硅谷老兵、前APPLE高管Jon Rubinstein此前就被聘为联席CEO)。

他还称:“桥水的工作人员都是不断玩命地学,每周工作时间都是70个小时以上。”

顺便提一句,桥水基金的创始人瑞·达利欧出版不久的书刚被引入国内,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

全球德扑女子第一人告诉你如何在信息不全的情况下做正确的决定?

相关文章